正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港版國安法強勢壓境,加上疫情當道,港人抗爭之路崎嶇而漫長,唯有保存實力才可作持久戰,當中如何保護自身資產(糧草)便屬重中之重。本文將分析港人目前面對四大資產風險,並提出簡單建議,希望能幫助到各會友。

01

港元匯率風險

「港元,港完」?最近香港市民茶餘飯後的話題,必定包括「港元聯繫匯率」會否脫勾。在國安法之下,有傳不同行業的外資公司紛紛將總部移師海外,亦有科企表示,若他們遵守香港的法律,可能會違反其他國家的法規;香港獨立關稅區亦被終止,貿易地位已經和中國其他地區沒分別。若香港已成為香港市,對比中國其他城市再沒有任何優勢,那麼港元變成和人民幣掛勾亦會在不遠的將來實現。

而投資角度而言,港元兌美元現正貼近最強兌換保證1:7.75,代表美元相對上已無甚下跌空間;此外美元仍是全球最流通最安全的貨幣,所以現在分散貨幣風險,只保留日常開支的港元存款,其餘轉為美元,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的選項。

02

存款風險

面對美國的制裁行動,香港銀行界可謂進退兩難。一方面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本港銀行自然成為國際間進行美元交易的重要金融機構,故必須遵守國際標準包括美國制裁法規以確保其進行美元結算及持有美元資產的能力;然而港銀如配合美國對損害香港人權民主自由的官員進行制裁,則有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第29條所指「為外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採取其他敵對行動」,因而損害其在中港持續經營的可能。由此可見,港區國安法和與其制衡的香港自治法對本港銀行業影響深遠。

我們認為中資銀行為了貫徹落實港區國安法的方針,未來不遵守美國的制裁方案的機會較非中資為大,勢將面臨被削弱甚至失去進行美元交易、結算或持有美元資產之能力,市場估計單單涉及內地官員的制裁,已可能導致4大國有銀行合計詳1.1萬億美元(約8.58萬億港元)資金面臨風險,此外截至2019年年底這4家銀行亦有合共達7.5萬億人民幣規模的美元債,其中47%為存款。

再者,目前國際銀行之間的跨境轉帳都要經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進行,主要用美元進行結算。美元主宰大部分香港金融活動,一旦美國禁止香港銀行採用美元作交易結算,以及阻斷美元與港幣掛勾,等於現有的匯率結算系統崩解,將摧毀香港金融業、航運業和物流等行業,同時引發大量資本外逃,並重創本港銀行系統。

有見及此,存戶應盡可能避免把畢生積蓄存放在被制裁風險較高的銀行,此外由於本港銀行業長遠地有機會因中美關係轉差而喪失持有及兌換美元、以美元結算等能力,存戶應考慮盡早開設離岸戶口並把美元存款轉移至該戶口以減低美元存款被凍結的風險。

03

股樓波動

股市方面,自環球疫情大爆發以來,美國帶領全球央行瘋狂大印銀紙,刺激所有股市由年初谷底大幅反彈。雖然港股亦已幅21000點水平回升3000多點,但相對歐美股市明顯遜色(美國納斯達克指數更已破頂),主因本港受政治局勢所困擾。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勢必令到港股更為波動。在國安法納入全國人大會議審議時,市場恐慌情緒觸發港股急瀉,恒生指數曾經跌1300點,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單日趺幅。長遠而言,美國已表明會就此實施制裁,港股亦無可避免捲入中美角力當中,為港股的波動增添不確定性,加上疫情第二波影響、環球股市超買回調等多項因素夾擊下,估計港股中長線跑輸整體環球股市的機會仍大。

雖然目前恒指的平均往績市盈率不足11倍仍屬偏低,於目前甚低的息口環境底下,理論上潛在下跌空間不會太大,唯假如前述的港匯風險及本港銀行體系不穩的因素同時爆發的話,熱錢大舉外流勢將引爆進一步股災。基於分散投資的原則,投資者應考慮將港股部位(包括基金及強積金)逐步換至歐美甚至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

至於樓市方面,政府現時已停止出售住宅用地,縱使恢復賣地,估計發展商投標的意欲亦不高,意味中長線可投入至市場的一手樓宇供應有限;另外在政局動盪的環境下,預期投資者為分散投資,料將逢高出售部份持貨,加上計劃移民人士亦安排出售居處,二手住宅市場的供應將有所增加。雖然自用者及投資者對購入住宅的意欲減小,兩者加乘下價格將有下調壓力,但因為政府推出的「辣招」已達10年,因壞賬帶動住宅價格下行的影響亦有限,中短期內錄得明顯跌幅的機會較微。

相對住宅而言,工商廈及商舖的行情則差得多,因其價格由企業經營收入支持。香港經濟已明顯步入長期收縮,加上疫情陰霾仍未消除,經濟活動在未來半年復甦的機會較微,將對工商廈及商舖的價格下調構成持續壓力,下調幅度將與企業結業潮的規模掛鈎。預期香港樓市價格的跌幅將由工商廈及商舖開始帶動,市場信心受到衝擊後,料跌勢將蔓延至住宅市場,故不建議買入投資物業,唯自住物業也不用急於沽出。

04

強積金送中

從2000年強逼金(強積金)推出以來,一眾打工仔多多少少有10-20萬以上的「辛苦錢」被逼扣在基金公司的手中,最新總金額已合共9700億港元。雖然強逼金整體上一向以表現差、收費高及選擇少見稱,但在普遍市民心目中仍屬退休時可收回的長期投資(縱使回報難有保證) ,唯其存在感於打工仔眼中其實一向不高。不過自從梁美芬於今年6月初建議本港應仿傚新加坡推出「中央管理」的強逼金制度,打工仔的危機感即刻暴升。梁議員指,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是由主權基金負責管理,而且提供保證息率回報,所以儘管主權基金運作透明度低,回報也不亮麗,市民也尚算受落。政府可以參考新加坡的制度,委託金管局或者成立新的非牟利公營機構以提供服務。建議一出,社會頓時非常反感,主要原因有:

  • 新加坡政府可靠,遠非近年「港共化」的港府可比;
  • 透明度低意味難以監察,統一管理後的資金很大機會投入萬億地方債及一帶一路「大撒幣」;
  • 強逼金新加坡化,或屬進一步併入中國社保基金的前奏。

目前中國債台高築已非新聞,特別是中美關係急劇惡化加上外貿轉差,均減弱其美元的獲取能力,所以對港元資產一直虎視眈眈,而其中近萬億港元的強逼金屬三座金山之一(另外兩座分別為財政儲備及外匯儲備)。當強逼金新加坡化甚至社保化的話,基於制度不透明加上中國誠信因素,借用、徵用或挪用港人資金將更為容易,再加上港版國安法允許沒收疑犯的財產,可以想像強逼金送中將不是天方夜談,梁美芬之言亦非無的放矢。為了規避風險,建議 :

  • 未退休人士可宣誓聲明離開香港居住(移民),且無意作為永久性居民返回香港工作或再定居,便可全數提出資金,唯一生只得一次機會;
  • 年滿65歲人士,或年滿60歲的已退休人士,立即提走資金;
  • 未退休的留港人士將強逼金轉至非本港基金,以避開之前提及的港匯及港股波動風險。
註1:以上分析純粹基於國安法嘅影響,並沒有包括其他因素。由於地緣政治風險升溫,亞洲地區有機會發生急劇變化,請各位會員務必小心處理資產分佈。
註2:官方詳情見於http://www.mpfa.org.hk/tchm/main/employee/early_withdrawal_of_benefits.jsp

Leave a Reply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